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大明元辅 > 第172章 丰臣与岛津 上

第172章 丰臣与岛津 上

不想错过《大明元辅》更新?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承诺永久免费!

放弃 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不打无准备之仗”是高务实的一贯风格,既然现在日本的局势甚至都能连带着影响到大明的顶级勋贵,哪怕这种影响多半只是出于经济目的,但高务实也觉得自己应该开始对日本多一份关注了。
  
  他很快下令,让高陌把这两三年来黑顶搜集到的所有有关日本的情报,汇总之后给他送来。
  
  这件事倒并不难办,黑顶有北洋海贸同盟的幌子做掩护,再加上日本国内从朝廷到各路大名都几乎没有什么保密思维——他们内部之间倒是有,但对大明的商人反倒没有——因此早已搜集了大把的情报,并专门进行过汇总和分析,只等高务实有需要的时候就呈送给老爷过目,因此高陌很快便将一大摞书文册子送来。
  
  高务实认认真真花了一个多时辰才把这些东西看完,然后对日本这两三年来的局面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。
  
  公元1585年,也就是大明万历十三年的秋天,秀吉以关白的身份发布了惣无事令。所谓惣无事令,其实就是和平条例。该令的意思并不复杂,乃指未经关白允许,禁止大名私斗。如果违反,结果当然就是关白会来教训你。
  
  在后世一款著名的日本游戏里,打出惣无事令就意味着可以通关了。但真实历史毕竟不是打游戏,不服此令的人并不是真的一个也没有。
  
  丰臣秀吉的命令才刚发出去没多久,就有人跟他叫板了。
  
  要知道丰臣秀吉确立统治地位还没多久,正是需要树立权威之时,结果自己刚发出来就有人公然违反,实在由不得他不生气,于是决定拿他们当做反面典型,狠狠教训一顿。
  
  在这种敏感时刻都敢藐视秀吉的,正是萨摩的岛津家。
  
  萨摩,位于九州西南部,后世的鹿儿岛县。萨摩这地方历来以民风极其彪悍著称,在后世网络上号称亚洲斯巴达,说是这地方随便拉出个男人来都是以一敌三的存在。
  
  不过他们之所以这么彪悍,是有历史原因的。首先有一点很重要,那就是萨摩人其实压根不是“和族”的,而是日本的少数民族隼人族(当然现在他们就与当初中国的五胡一样,早已经被彻底同化了)。
  
  早在公元五世纪的时候,隼人族顺服日本中央政权,当然那会儿还没有日本这个名字,而所谓萨摩这一国更是远未出现。
  
  当时由于天高皇帝远,隼人虽然挂名说顺服了,但基本上无视朝廷中枢的存在,税收贡品什么的更是经常不交。这很好理解,萨摩这鸟屎地方土地贫瘠,自己弄点吃的都不容易了,哪儿还有额外的粮食能交公?
  
  不过朝廷自然不会管你吃不吃得起饭,该让你纳粮的你就得纳,不交就是反贼,就得用武力逼你交。
  
  正所谓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,萨摩的隼人在这样的压迫下毫无悬念的奋起反抗了。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,萨摩人个个勇猛彪悍,朝廷的军队试了试,发现还真拿不下他们。久而久之,也就懒得管了。不交拉倒,反正也没几粒米,不值当。
  
  到了唐朝的时候,日本和唐朝打了一场战争,叫做白江口之战。此战唐朝水军充分发挥自身优势,将兵力、船舰皆数倍于己的倭国水军打得大败。
  
  日本人的特性是众所周知的,没被打趴的时候自认为老子天下第一,打输了之后立马服帖得宛如死狗。所以这场仗之后日本就老实了,觉得自己只能算天下第二,大唐才是天下第一,因此主动派出遣唐使全方位学习大唐。
  
  最早的时候,日本遣唐使是走的朝鲜半岛进入大唐,但是后来朝鲜发生了内乱,这条路没法走了,于是日本人觉得必须开发新航线,起点就选在了大隅国的隼人聚集地。
  
  但是万料不到这事出了麻烦,朝廷派出的考察官员太过傲气,惹毛了脾气相当不好的隼人愤青们,于是他们抄起家伙把朝廷官员围住了。
  
  朝廷的官员们当然很聪明,立刻展现了什么叫大丈夫能屈能伸——当即跪在地上磕头求饶。隼人一看,就这?老子们还没动手你们就认怂了?
  
  不过他们可能也很少碰到这种意外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,看看人家那可怜巴巴的模样,就说滚回去吧,下次别在大爷们面前装逼。
  
  接下来的故事连猜都不用猜,这些官员们一回去就告了状。于是朝廷为了国内稳定,当然更主要的可能是国际和谐——万一这群蛮人下次把大唐来的使节给得罪了,那日本还混个屁?所以非常有必要好好整治一下隼人。
  
  说干就干,日本朝廷先把日向国的一部分分出来做作为唱更国(后来改名萨麻国并最后定名为萨摩国),相当于设了个隼人特区,从此加强管制,并且在当地推行了新的纳税制度。
  
  这个新纳税制度用后世的话说,特点就在于没有起征点。意思就是你收十石粮食那就交三石,如果你只收了十粒米,不好意思,你也得交三粒。
  
  隼人们大爷当惯了,哪里忍得下这口气,当即就怒了。于是他们干掉了朝廷下派的行政官,举起了反旗。这一次朝廷反应也很快,当即拉了一万多人渡海讨伐隼人。隼人在只有一千余人的情况下展示了惊人的战斗力,硬是坚持了一年半,才因为断粮而投降。
  
  对于日本朝廷来说,这场仗虽然是打赢了,但是赢得比较蛋疼,很可能属于亏本买卖。于是朝廷也觉得有必要换个方法,不能一味硬来,应该试试从中国学来的怀柔大法。
  
  策略很快定了下来,具体来说,第一是人口迁移,把大隅国的隼人送到京城,让他们被同化掉;第二就是那个脑残的税收制度得改,于是被无限期延缓了。
  
  由于大隅国的隼人都被送走,所以萨摩就成为了隼人的最后集中地,渐渐地萨摩人就和隼人画上了等号。
  
  到了平安时代,朝廷给萨摩派来一位地方官,叫做惟宗忠久。由于日向国中南部和萨摩大隅也叫岛津庄,惟宗忠久干脆就改名叫了岛津忠久,大名鼎鼎的岛津家就是这么来的。
  
  岛津家在九州南部一待就是五百年,历史相当悠久,和武田家有得一拼。而且不但是待得久,岛津家还很很有一种酷帅狂拽吊炸天的气势。这种气势具体表现在四个字:从不上洛。
  
  所谓“上洛”,不是中国战国时期的上洛挟天子以令诸侯,这个词在日本就是纯粹的进京述职。可就这样一个例行述职,岛津家五百年来就几乎没有做过,理由简单明了:大爷我不乐意。
  
  就是这么一个地头蛇加异民族的组合,几百年来日本朝廷就真拿他们没办法,后来到了战乱时期,更是自顾不暇,谁闲得没事做了有心情管西南边陲的那点事?于是这群人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,有相当一部分人还因此选择给汪直汪老板打工,结果就给胡宗宪和戚继光送了人头。
  
  而到了前几年,岛津家的战斗血统终于再次觉醒,第十五代当主岛津贵久和他的四个儿子个个都是猛将,而且四个儿子非常团结,所以仅仅用了十来年,岛津家荡平了大隅日向的伊东、肝付等势力,随后挥军北上,攻打肥前的大名、号称肥前之熊的龙造寺隆信。
  
  隆信本来也是很一个能力很强的将领,但是由于他平时对手下比较严苛,风格大概和张飞类似,结果打仗的时候他的轿夫一看情形不对直接跑了,于是隆信就被岛津家的人围殴死,龙造寺家从此一蹶不振。
  
  这么一来,九州能抗衡岛津家的就只剩下大友家一家了,不过也只是努力抵抗而已,劣势还是比较明显。秀吉下令的时候,他们正在被岛津家蚕食着领地。
  
  岛津家当然也收到了惣无事令,但是刚才说过他们家的历史,大爷我五百年都没有鸟过朝廷,现在你说不打我就不打?你以为自己是哪根葱?于是继续痛殴大友家。
  
  秀吉此时正要立威,哪里容得下有人不听话,很快便决定:干他!秀吉显然是打算树立个反面典型杀一儆百。谁知道正准备开打,背后出事了:德川家的石川数正跑了,而且跑来了他这里。
  
  在三河愤青们无数次的语言和行动威胁下,数正终于不能忍受。自己辛辛苦苦多年,任劳任怨地为德川家外交做贡献,无非就是你们是鹰派而我是鸽派而已,凭什么对我这么喊打喊杀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