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明末凶兵 > 第357章 背后有人偷袭

第357章 背后有人偷袭

不想错过《明末凶兵》更新?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承诺永久免费!

放弃 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357章背后有人偷袭
  
  轰......一发炮弹落了下来,尘烟中,曾钱疯狂的吼着,似乎早已经忘记了自己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中。徐北川瞪大眼睛,想要喊些什么,可还没来得及张口,一声轰响过后,眼前再无曾钱的身影。他努力的寻找着,终于在城垛根下找到了曾钱,只是此时曾钱抽搐着,一只手不知道落在何处,嘴角满是鲜血,显然已经没救了。
  
  徐北川肝胆欲裂,此时,是如此的无助,又是如此的恐惧。他已经忘记了之前所有的雄心壮志,那些想要决战的想法,是多么的可笑。曾钱就这样被炸死了,甚至连句话都没留下。知道新式火炮很可怕,可还是低估了火炮的威力,这种炮火,堪称神雷,早已非人力所能敌。信心几乎被击垮的徐北川蜷缩在城垛后边,整个人剧烈的颤抖着。脑海中全都是曾钱的惨状,那满嘴的鲜血,就像是撕开新房的屠刀。
  
  在铜陵城另一面城墙上,一名可怜的农民军士兵趴在城墙后方。这里曾经是众人小解的地方,此时却成了救命的地方。就在刚才,自己的队头被炮弹炸得从城头飞了下来,掉在地上,一命呜呼。城墙上,已经疯了,这种无休止的轰炸,太可怕了。官兵的炮弹就像不要钱一样,他们这是要把铜陵城给炸平了么?
  
  铜陵城外,看着那铺天盖地的炮火,徐芷欣被深深的震撼到了。此时坚固的铜陵城,就像是脆弱的雏鸡,在浓烟中发出痛苦的嘶鸣。一发发炮弹落下,不断蔓延,一朵朵黑云升腾,连成一片,将整个铜陵城包裹了起来。那里生气了一场浓雾,那是黑色与红交织的雾气,承载着死亡与哀嚎。大地在颤抖,心脏一点点崩塌。眼前的一切,已经超出了徐芷欣对于战争的认知,她从未想过仗原来可以这样打的,在此之前,从没有人告诉她,火器能主宰整个战场。
  
  不知为何,她觉得这一刻战争的模式已经开始改变了。在这样的炮火覆盖下,又有什么战术是有效的?钢铁熔炉面前,一切的勇武变得微不足道,再强大的肉身,也会在炮火下烟消云散。
  
  新式火炮很可怕,但真正可怕的是旁边的铁墨。这个男人开辟了新的战争模式,他将火炮运用到了极致。不过,这种火炮覆盖式打法,又似乎很奢侈,至少,目前大明朝只有铁墨能这么玩。换作旁人,这样轰上半盏茶功夫,估计那些火炮就因为没有炮弹而哑火了。
  
  同样,这个男人够有魄力,也够狠。要知道,此时铜陵城内并非只有流寇,可还有着几万铜陵百姓。自从夺取铜陵城后,贼兵便将附近的百姓集中到了城内,目的就是为了让朝廷兵马攻打铜陵城的时候,投鼠忌器。但是,这些在铁墨眼中,仿佛不存在一般。
  
  这番炮火之下,流寇自然会被炸得哭爹喊娘,但是城中百姓,多半也要遭殃。
  
  徐芷欣想着心事,双手不知不觉中握了起来,“铁督师,你不顾城中百姓,炮轰铜陵。有没有想过,之后会遭到许多人弹劾,甚至天下百姓也会视你为异类!”
  
  铁墨正凝神观察着,听徐芷欣问起,微微一愣,随后有些轻蔑的笑道:“徐小姐,你如果经历过那些残酷的战争,你就不会问出这种话了。这是在打仗,铁某考虑的是如何让兄弟们少些伤亡,而不是少杀人。这里是战场,每一个席卷进来的人,都逃不过去。无辜?这里又有谁不是无辜的?”
  
  渐渐地,铁墨的声音变得有些沉重,“弹劾?我从来不怕他们弹劾,至于天下悠悠众口,就更顾不得了,别人怎么说,管得了么?只要铁某麾下这几万将士不离不弃,铁某就无所畏惧。”
  
  徐芷欣怔怔的望着铁墨的背影,这一刻,似乎重新认识了眼前的男人。怪不得流寇称他为活阎王,此人行事,与常人完全不同,他根本不在意那些条条框框,更不会在意旁人的眼光。
  
  在他身上,透着浓浓的杀伐之气,那份悍勇与嗜血,也只有常年在北地边关的将领才能拥有吧。有些话,徐芷欣无法理解。或许,真的是因为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吧。一直生活在富饶的南直隶,战争真的很遥远,所谓的领兵,不过是参与一些京营训练。
  
  炮轰还在继续,硝烟弥漫中,唯有那些痛苦的惨叫声传出很远很远。但凡明白人,心里都清楚,铜陵城被攻破只是早晚的事情,不同的是流寇能活下来多少人。
  
  铜陵城在炮火中煎熬着,而在西北方,本来想要回到铜陵城的郑国松也陷入了苦战之中。铜陵城的炮火太恐怖了,探马早就得知了铜陵城的情况,铜陵城有多重要,不用多言,郑国松心急如焚,命令麾下兵马加快脚步,几乎是朝着飞奔回铜陵,可惜,在靠近巴坪镇的时候,碰到了一头拦路虎。
  
  一支骑兵从巴坪镇南边杀出,转眼间就将整个队伍且成了两半。由于急着回援铜陵,速度一快,阵型不免被拉长,如今碰到骑兵突袭,只能眼睁睁看着整个队伍被拦腰截断,被分割成两股人马。郑国松也算是久经沙场了,见这些骑兵装束,便知道碰上了最为难缠的云府铁骑。
  
  “不要乱,盾牌手.....快到前边,所有人不要乱跑,聚作一团.......”郑国松很清楚,千万不能乱,更不能逃。只要一逃,失去阵型保护,那就只能沦为骑兵刀下的亡魂了。云府铁骑的可怕之处,并不在于正面冲阵,而在于无情的追杀。当年在陕北战场上,多少兄弟被这支骑兵杀的几乎全军覆没。
  
  郑国松临危不乱,催促着麾下士兵组成了一个紧凑的方阵。这两年跟云府兵马打仗打多了,李自成也不是一点长进都没有。至少,为了应付骑兵,李自成麾下琢磨出一套钩镰枪配合盾牌阵的打法。这套打法是从云府那边抄来的,抄归抄,但真的很管用。
  
  在度过一开始的慌乱后,靠着这套乌龟派打法,竟让郑国松慢慢稳住了阵脚。骑兵冲了几次,未能冲开郑国松的乌龟阵,反而折损了一些人马。
  
  见这种情况,刘国能大皱眉头,对副将金晨武命令道:“告诉各队人马,剿杀那些外边的贼兵,不要急着冲阵。另外,分出一部分人换火枪,给我在外边迂回袭扰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