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天下事,不过一剑事 > 第十一章:无他,唯熟练尔

第十一章:无他,唯熟练尔

不想错过《天下事,不过一剑事》更新?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承诺永久免费!

放弃 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相比于外界的水深火热,尔虞我诈,边镇的状态却要好上太多。
  这里是被大秦遗弃的小镇,在大秦的最边缘地带,根本无人问津。
  住在这里的,都是小镇土生土长的百姓。
  有些人待不下去便离开了,能待下去的也就继续待着,过着平凡的生活。
  平凡的生活并没什么不好,人生的选择有很多,平凡和伟大不过一念之间。
  顾晚风平生第一次离开天寒山脉,边镇是他来的第一个小镇,而刘老二和刘杜鹃也是他唯二见过的人。
  这一晚在刘老二家睡的很香,哪怕他一直睡的都很香。
  老酒鬼说过,睡觉是人生最舒适的时候。而睡觉的时候,也最适合修行。
  当人体沉寂下来,呼吸会变得均匀,内脏会变得安稳,全身的筋脉骨骼都会松懈下来,放松下来。
  而在这一刻运转功法,是能够增强体质的。睡的越香,效果越好。
  所以顾晚风每天睡的都很香,而且睡眠很浅。睡眠很浅,同样是顾晚风修行的方式。
  江湖险恶这四个字深刻的印在顾晚风的脑子里,不是他亲眼见识过,而是老酒鬼说的次数太多太多,多到他根本数不过来。
  离青阳还特意在顾晚风睡觉之际,去训练他睡眠时预防危险的能力,要时刻防备着意外的发生。
  最开始的那段时间,顾晚风想想都觉得可怕。
  因为离青阳是真的够狠,如果他躲不开,是真的会受伤!
  而且受伤程度,还是看他自己的反应程度。
  按照离青阳的说法,如果下手不真,没有真正的威胁,是没有作用的。只有真正的危险,才能激发人最深处的反应。
  可以说是魔鬼训练了,哪怕他现在想起都觉得惊惧。
  毕竟在睡觉的时候,人的精神是最放松的时刻。可当突然危险来临的时候,那种感觉是无法描述的。
  当天色刚要微亮的时候,顾晚风就从睡眠中苏醒过来。
  与此同时,镇里百姓家养的公鸡也开始打鸣。
  顾晚风醒来的时间,比公鸡打鸣的时间还要早上一些。
  闻鸡起舞的典籍他当然从书中看过,但却从没试过,因为寒山上并没有公鸡,公鸡也活不下去。
  所以这也是顾晚风第一次意义上的闻鸡起舞,不过舞要改成武,或者剑更加贴切。
  起这么早,他当然不是为了听鸡鸣,而是起来练武的。
  这是他十年如一日养成的习惯,早起早睡这种作息时间他早已经习惯。
  虽然天寒山脉并无阳光照耀,但天色明暗还是极其明确的。
  从屋中悄然来到院外,没有发出动静,为的也是不影响刘老二一家的休息。
  读书的作用在此刻发挥的淋漓尽致,顾晚风缺少和人交流的经验,但在行事上却有极其明确的方向。
  言行举止中的言行,便是要从人和人的交流中去学习,去积累。这便不是读书,能够学到的了。
  来到泥巴围成的小院内,顾晚风从右手那外形古朴,锈迹斑斑的剑鞘中抽出了锈剑,剑名不争。
  此剑身长三尺三寸,重七斤七两,分毫不差。
  不争的名字是顾晚风给它取的,意欲位: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。
  这倒是符合顾晚风如今的心态,不争不抢不贪不求。
  争的起始是欲望,是永无止境的欲望。
  老子说过,无欲则刚。有欲而为,是有为。而无为却并不是无作为,而是无欲而为。
  顾晚风没什么欲望,也没太大的需求。对如今的他而言,有一碗粥喝,有一卧榻处,再有一把剑,足矣。
  这把剑上满是年久生锈的斑驳纹理,并且看起来丝毫没有锋利的感觉。甚至看起来,都不像是能杀人的剑。
  剑不能杀人,还能称为剑吗?哪怕是个装饰品,也不会用锈迹斑斑的破剑来做装饰。
  看起来是百无一用,但顾晚风却很喜爱它,并且也并不觉得不争剑迟钝。
  他没用剑来杀人,也没用剑削铁,只是用来练剑。所以是否削铁如泥,是否吹毛断发,并不重要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