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天云食居 > 第二十章 进京赶考

第二十章 进京赶考

不想错过《天云食居》更新?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承诺永久免费!

放弃 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沉仙阁。
  “老板,最近天云食居的生意火爆异常啊!”一名游荡于各家酒楼食肆的厮照常汇报情况。
  “天云镇闹出这么大的事,我不是瞎子聋子,能不知道?况且我们这一日不如一日,食客都被天云食居拉过,难道这么明显我都看不出来?”坐在太师椅上的中年男人面色有点不大好。
  “是是是,人多嘴,该打。”厮扇自己一个嘴巴。
  “这天云食居的老板可不是软柿子,不是谁都能捏得了的。”中年男人捋着鼠须,双眼眯起,这些天听了不少传闻,天云食居老板上头有人,他还不敢轻举妄动。
  “老板,要不我请一些打手,给那老板一点教训。”厮在一旁出谋划策。
  “你是不是脑子搭错筋了?打那老板一顿,对我们有什么好处?食客能回来吗?万一被查出来是我们干的,我还能安安稳稳地坐在这吗?”中年男人在厮头上狠狠敲了一下。
  “老板说的是,那要不我找一些亡命之徒,直接结果了他?”
  中年男人闻言,又敲了厮脑袋一下,气得鼠须一颤“我要你何用?就只会打打杀杀?想办法不过脑子的?”
  厮再不多言。
  “下去吧。”中年男人大袖一甩,眼眸划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光。
  “老板,你店里生意这么好,为何不收一套酒楼呢?这样该能赚更多钱吧?”一个站着啃馒头吃的食客十分不解。
  六张桌子挤得满满的,还有和他一样站着吃的,或者蹲在门口吃的,那沉仙阁从未见得有如此火爆。
  “店小好管理,店大了,操心的事就多了,不适合我这种懒散惯了的人。”范云摸着良心道,心中却是无奈。
  “唉,这不知道要损失多少耀眼的金币。”那人感叹,因为他又看见一人在店外瞅了一眼,叹声离,只怪店里再容不下一人。
  “老板,这撒尿牛丸,名字何来啊?”一人吃撒尿牛丸吃得开心,想不通如此美食为何会起这样一个不雅之名。
  “你没发现你咬下一口汤汁四溅吗?”范云用最容易理解的方式回答。
  撒尿牛丸其实在地球就有,不过只存在于地球,天云镇自是没有的,所以食客们听见撒尿牛丸这个粗俗的名字,都觉得新奇。
  那人停筷想了想,想明白了,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,一股灵力突来。
  “这撒尿牛丸固然好吃,还能提升提灵力,就是有点太贵了,一碗才五个,就要十金币,这一个撒尿牛丸,就值两金币啊。”一人舀起一个牛丸,发起感叹,钱袋越来越瘪,肚子越来越大。
  一时激动,手不住一抖,一个牛丸滚落在地,弹了一下才安静下来。
  最后一个美味的撒尿牛丸!
  就这样没了?
  两金币!
  就这样没了?
  他的心情是非常操蛋的,如果这里没人,他肯定不介意捡起来用水冲一下再吃,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做不到啊。
  如此有失身份而又丢脸的事,没人愿意做。
  一个牛丸,就静静地躺在那,没人管。
  吧唧!
  来人没注意脚下,直接踩爆了牛丸,汤汁四溅,溅的到处都是,还溅到了个别倒霉的食客身上。
  顿时炸了锅。
  “走路不看脚下啊?”
  “我这金纹锦袍才买不久,赔钱。”
  “真是的,这衣服没法穿了,你赔给我。”
  三个倒霉的食客吵吵嚷嚷,要求来人赔偿,其中就有刘岩的好友张龙。
  “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,能者,来取。”一个披着黑袍的中年人一字一顿地道,找到唯一一处空位坐下。
  是个耍无赖的浪荡侠士。
  被“尿”攻击的三人对来者下着定义。
  “你还真别在我面前装,告诉你,惹毛了张爷我”
  没等他完,刀尖就距离他脖颈只有一寸,稍一用劲,就会夺他的生命,吓得他再不敢话,另外二人也不再言语。
  那位黑袍中年人收回短刀,把提来的酒坛放在桌上,要了一份龙腾面。
  “对不起,本店不能外带酒水,我可以允许不让你把它扔出,但你不能在此喝。”范云走到那人跟前,正言道。
  “上次来,你店里没酒水,我便不与你计较,这次来,我自带酒水,你不允许?哈哈”只见那人刀再出鞘,架在范云脖子上,戏谑道“现在,你可允许?”
  一些食客见状况不对,三下五除二吃完美食,留下金币,赶紧走掉,免遭池鱼之殃。
  还有些人一边吃着美食,一边看戏。
  像这种套路,他们见得多了,大都是唬唬人,还没有几人敢在天云镇杀人,杀了人,只要被逮住,就会被判以凌迟死刑,受尽千刀万剐而死。
  折磨远没有一刀来得痛快,目的就是让杀人犯受尽折磨而死,所以鲜有人敢在镇内杀人。
  “坏小子,放了范云,喵喵喵。”小猫在一旁叫喊。
  黑袍中年人瞪了它一眼,它顿时焉了,不知所措,哼。
  范云面色不改,淡淡道“上次没有,但这次有了,在我有酒水的情况下,你还外带别家的酒水,是不是影响我的生意?”
  那人一听,收回短刀,哈哈笑道“都生意人精明,嘴皮子溜,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,你的有理,我便不开这坛酒,但若是你提供的酒水令我不满,你该作何表示?”
  其实他一进店就闻见了浓郁的果酒香,但手里有一坛美酒,就没询问,有些酒闻着是香,但味道不见得有多好。
  “若是客官不满,那客官以后尽管来吃来喝,我不收钱便是。”范云对天灵果酒,可是有十足的信心,而且还有系统,想吃白食,哪有那么容易?
  “哈哈哈,爽快。”
  “不过,要是客官喝得满意,又该如何?”范云问道,他可不是傻子,允诺别人,别人也要担风险才行。
  “你想如何?”
  “赔钱给那三二位客官。”范云一看,刚才自称张爷的那位客官早吓跑了,只剩下两位。
  真没出息!
  一位女食客本来不抱希望,听老板这样说,又燃起了希望,能给赔偿最好,不给赔偿也无所谓,因为她刚才就已经死心了。
  与她不同,刘岩却是信心满满,一杯酒下肚,早已料到范老板必胜无疑。
  此酒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啊!
  黑袍中年人一口答应。
  范云嘴角微扬,刚准备拿天灵果酒,结果一位热心肠的食客叫来了三个巡捕。
  “何人大庭广众行凶啊?”其中一个巡捕虎躯一震,巡视四周。
  “哦,没事,刚才演戏给客官看呢。”
  那位热心肠的食客一脸懵逼,演戏给客官看?
  “以后莫要无事寻官,虽然虎大人吩咐我们要做到有求必应,但也不能戏耍我们,就这样,我们走。”
  待巡捕走后,范云拿出一壶酒、一只玉杯,递到桌上。
  黑袍中年人看着,单是这白玉壶和白玉杯,就造价不菲,就是不知道里面装的酒水如何。
  他对自己带来的那一坛酒还是很有信心的,因为卖这酒的酒肆口碑极好,味道极佳,不信没有这店里的酒水好喝。
  众目睽睽之下,黑袍中年人倒出一杯酒,未饮,凑拢鼻子一闻,但闻其香,就觉得醇香无比,此时此刻,他心里竟是有些没底。
  头往后一仰,饮尽一杯,他砸吧砸吧嘴,又倒一杯饮下,神色陶醉,紧接着,一杯又一杯,喝到最后,一壶果酒,点滴不剩。
  “如何?”范云明知故问,不出所料,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
  “入口醇香甘甜,饮下忽如烈火,好酒!”
  “既是如此,那客官履行承诺吧。”范云对张老板使着眼色。
  张老板瞧见,干咳一下,道“我这金纹锦袍,价值200金币。”
  那黑袍中年人二话不,扔出200金币,张老板伸手接住,一金不差。
  另一女子也成功索取赔偿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